<input id="kuuik"><label id="kuuik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第一千三十六章

    作者东亚重工 全文字数 4703字

    一代老祖,竟然也成了球,而且被铜盘给收走了。 彩色苟心有余悸,他可不想步老祖的后尘。“盟友,贫道需要强大的盟友。画里的女人正符合我的要求。” 老道的念头甫动,那边,画卷里的女人已经感受到了他的心意,嗤的一声,一缕念识飞纵,刺入彩色苟的识海之?#23567;!?#32769;头,你想与我结盟,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。你连王道人都控制不了,可见你的能力有多低下,简直让人可笑。” 嘲笑,画里的女人在嘲笑彩色苟道人。 “女人,你太自大了。”彩色苟冷笑道,“贫道大约能猜到你的来历了。” 呼! 老道的袖子一扫,登时,九道彩光迸出,化为九个彩轮,刷刷刷,刷刷刷……彩轮飚射,斩向血如意?#32422;?#34503;女。 彩色苟分明是在帮助画卷里的女人镇压血如意。“血如意的器灵已经被如意宗的基老们给同化了,她将自己也当成?#19988;?#20204;了。对付这样的人,你只能狠狠辱骂她,揭示她身为女人的种种象征。她可?#19988;?#20026;自己的身体而自卑。”老道的眼神何等毒辣,已然看出蛇女的秘密。 “彩色苟。”蛇女冷笑道,“你以为自?#27721;?#20102;解老子吗。” “你看,她就是当自己是汉子。”彩色苟再道。 九个彩轮,接连斩下,犹如巨大的磨盘,而蛇女也被彩色苟给激怒了。“活了大把年纪,脑子都被狗给吃了。还是让大爷我来为你送终。” 嗡! 蓦地,蛇女?#31181;?#30340;淡绿色如意迸起一团碧光,碧光散开,犹如绿海,浩浩荡荡,容纳了九个彩轮。 而九彩轮一落入绿海之中,如那泥人入江,断然不能截取江河,做的都是无用功。“贼道,你的九转彩轮神通对大爷无效,你还不死心吗。就让你大爷好好教?#30340;?#19968;下。” 轰隆。 蛇女长尾一扫,登时,绿海迸荡,碧光滔天,涵盖十方。 崩!崩!崩!?#36771;辣辣辣辣潰?#20061;声炸响传出,是彩轮,九个彩轮犹如大日,破海而出,悬于高天之上,?#25214;?#19975;古。 “纳尼。”蛇女陡然一惊,“老道的就彩轮不是被我镇下了吗,为何冲了出来。” 那边,彩色苟冷笑不已,“女人,你只是器灵,怎知贫道的手段,我的九转彩轮怎会那么廉价,被你破去。你也太看得起自?#28023;?#21516;时也太瞧不起贫道了。” 哗!哗!哗! 一道道光瀑冲天降下,撕裂苍穹,迸涌而下,气?#20307;?#23431;,分明?#19988;?#21534;噬了蛇女还与她手里的淡绿色如意。“别人想要得到血如意,贫道则不然。我要毁了你们。” 什么血如意,什么如意宗,都是历史了,就该成为尘埃,不复存在。彩色苟目绽冷电,嗤嗤,洞穿虚空。 蛇女被彩色苟盯着,顿觉不舒服,像是有一张牛皮膏糊在了她身上,让其很不自在。“如意如意,遂我心意。”忽然,蛇女念咒道,一串串字节从她嘴里飚射而出,?#36139;?#37027;柄淡绿色的如意。轰隆,如意一震,一座绿山升了起来,山高九千丈,并且山上有一个大字,即是“心”。那心字是红色的,像是无数生灵的血汇聚成河,才写出来一个“心”字,望之触目惊心,让人不敢直视,生怕神魂都会被吞噬。 就在绿山升起,红色的心字浮出的刹那,九个彩轮,旋转的速度陡然降了下来,它们像是在沼泽之中穿梭,行动不便,处处受限。尤其是最前面的红色?#29468;鄭?#23427;几乎不转了,而且光泽也暗了许多,像是蒙尘了似的。 嗡! 倏然间,绿山上的红“心”开始跳动,大地都随之抖动。而一团红色的诅咒之力向前涌出,摧枯拉朽,荡碎层层叠叠的空间。 咔嚓。 那红色的彩轮竟被更鲜红的诅咒之力给吞噬了,并且里面传出破裂之声,明显的,红色的?#29468;?#30862;了。 九彩?#31181;?#21097;下八彩轮了。 “那座绿色的山是怎回?#38534;!? “蛇女从哪里搬来的绿山,她想做什么,而且为何我感到心神不宁。” “山上的心字有种奇特的魔力,让我只想靠近它,不好,不能过去,贸然赶过去,只会被绿山给撞成齑粉。” “大家收敛心神,不要被绿山给吸引过了,否则都会死掉的。” 然而,还是有数十株植物,身不由已,腾!腾!腾!破空而去,?#19978;?#32511;山,而且都是被迫飞过去的。 靠近绿山的刹那,红色的雾气迸滚,将那几十株植物都给吞殁了,并将其化为一团团脓水。 见到同伴的惨状,活下来的植物惊骇异常,当即向后遁去,再不敢去看绿?#25581;约?#32418;心,生怕遭到灭身之祸,前车之鉴就在眼?#22467;?#35841;不怕死呢。 嗖!嗖!嗖!又有三个彩轮被红色的诅咒之力给摄了过去,没入其中,当场被化掉了。剩下的五个彩轮这才掉转方向,分明是想逃离。 彩色苟冷笑道?#39608;?#32511;山的山?你似乎在仿造如意宗的山头啊。” “哈哈哈。”蛇女大笑不已,“道长,你说本大爷在仿造如意宗的山头,错,你大错特错。” 因为那并非是仿造出来的山,而是真正的绿山,象征如意宗的山。整座山都被蛇女给收走了,封印在血如意之?#23567;?#32780;留在种?#27493;?#30340;那座山才是假的,是蛇女与血如意用神通给搬运过去的,为的就是迷惑其它人,反正如意宗都不存在了,山头存在与否都不重要了。 “恐怕,那座山真的是如意宗的宗门所在。”七里香道,“好气魄,好手段,你一个器灵,还有这样的本事,可惜你是女的,如果是汉子,?#19968;?#25910;了你,作为我的新宠。” “绿山,血如意。原来如意宗的两件最重要的法宝都在蛇女手里。哼,外人只知如意宗建在绿山之上,岂不知绿山本身就是一件极?#26893;?#30340;法宝。秘史有记载过,如意宗的初代宗主,不,那是还没有宗族,绿阳真人偶然得到了一块玉石,并且凭玉石在种?#27493;?#25472;起了腥风血雨,扬名立万,最后创立了如意宗。可当绿阳真人创立门派之后,他赖以成名的玉石却不见了……我由?#36865;贫希?#37027;座绿山就是初代宗族的玉石所化!”宝蛋叔心道,他曾经是种?#27493;?#30028;主的基友,知道些秘辛,才有此结论。 其实,宝蛋叔推测的不错,绿山正是?#24378;?#29577;石所化。而且绿羊真人坐化之后,骸骨与基油也留了下来,封印在绿山之中,以待有缘人。
    然而,如意宗的历代宗主,甚至是天纵之?#29275;?#37117;不能得到绿羊真人的骸骨与基油。后来,再没有人相信了,就当那是传说。 哗! 遽地,绿山之上的心字,涌出一道血瀑,疾射而出,将另外五个彩轮都给卷走了,咔嚓咔嚓咔嚓,又是一阵?#24066;?#20165;存的彩轮也炸开了。至此,九彩轮不复存在。而蛇女也破了彩色苟道人的九转彩轮神通。 “看到了吗,道长,这就是本大爷的手段,你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吗。”蛇女得意道,“有我在,有血如意在,有绿山在,何愁不能再创如意宗的辉煌。而我将会成为新的宗主,开辟出更辉煌的如意宗,最终,我的成就将会盖过绿羊真人,?#26469;?#19981;朽。” 蛇女的志向与野心也不小,众人听去了,也觉诧异。“如意宗都消失了,你一个器灵,还是女人,居然说要振兴如意宗,不是天大的笑话吗。” “如意宗,从创建?#26412;?#19981;收女徒,都是清一色的汉子,爷们,你是女人啊,怎敢做那宗主,分明是在挑衅绿阳真人,哈哈哈,你这样都能得到绿山,也是奇了。绿阳真人的?#25758;?#36824;能压住吗,他的骸骨与基油还会岿然不动吗!” “叛徒,蛇女,你是如意宗最大的叛徒,还妄想重拾如意宗的辉煌,痴心妄想,历代宗主都会诅咒你的,诅咒你不得?#30431;潰?#27704;不超生。” “?#21387;?#22914;意宗会消失,看看他们一个个都做了什么,连镇山至宝的器灵都管教不好,所以才会消失在种?#27493;?#30340;历史当?#23567;!? “我能说是罪有应得吗,如意宗只吸收汉子,不接纳女人,完全是下乘之路,灭亡也是正常的。” 不管是植物,还是人,都在嘲笑蛇女,她玩笑开的太过分了,都没掂量过自己的重量与价值,信口开河谁不会,发大愿谁不会,可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 蛇女毕竟是器灵,被无数的嘲笑声给淹没,她也觉得很羞赧,头发都散了,披头散发,看上去很?#26893;潰?#27809;有之前那么明艳。 “笑够了吗,你们笑够了吗。”忽地,蛇女吼道。嘶嘶嘶,她的蛇信子吐出,登时,无数毒液变成一粒粒水珠,飚洒而出。“笑话我的人都要死,你们都?#30431;饋?#26412;大爷就?#19988;?#25391;兴如意宗,你们有意见就是和我过不去,就是如意宗的敌人。” 轰嗡! 遽地,绿山被一道?#20973;?#32473;拍中了,登时,石块迸滚,冲了下来,而那个心字也被血水给湮没了。分明是有人在打绿山的主意,不,是在打绿阳真人骸骨与基油的主意。 “哈哈哈,绿山,是绿山,真正的绿山。”凶狠的笑声响彻起来,嗡!嗡!绿山再次迸震,更多的石块向高天抛去,可是来人大袖一扫,砰砰砰,砰砰砰,绿色的石块都被扫碎了,不能近身。“自从进入命运石之门以后,我已经绝了得到绿阳真人骸骨的心思,可上天毕竟是眷顾我的,居然将整座山都给我送来了,而?#19968;?#23558;血如意也作为赠品,同样带来了。” 来人戴着草帽,身段瘦削,像是干枯的松树,可是他那双绿色的眸子却?#20102;?#30528;比漫天星辰还要明亮的光泽。像是日月星辰都在他眼里旋转。“蛇女,你要是识趣,还不将绿山奉上,?#19968;?#33021;饶你不死。”来人哈哈笑道。 ?#20843;?#27492;人究竟是谁。” “好恐怕的老头,要比在场的人都要?#26893;潰 ? “看他的装束,分明就是一?#29369;?#22320;里走出来的农夫。” “可不是吗,要不是他的眼睛太明亮了,谁会多看他一眼。” “闭嘴,有这样的农夫吗!他可是能将我们都宰了的种植大家,没错,是种植大家,他身上有种?#27493;?#30340;气息,好厚重的气息!” 腾!腾!腾腾腾!三十株植物向带着草帽的老者遁去,它们都被老者给吸引了,忍不住靠近他,亲近他,并且拜倒在他脚下,听从他的差遣,哪怕是赴?#36182;?#28779;,烧成灰烬,也在所不惜。 魅力,老者就是有这种异样的魅力。 蓬!蓬!蓬!蓬!一团团木屑炸开,化为团团绿意,落入老者的眼中,被其接纳。而老人家的眼睛更绿了,就像是寒潭之下的翠玉。 “魔道,老头是魔道之人,并非种?#27493;?#30340;人,不要飞过去了!” “飞过去的人都死了,你们都傻了吗,停下来,都停下来,不要过去,会被他的眼睛吸收的。” “别看他的眼睛,他会杀了我们的。” “天啊,为什么你们都要杀掉我等,难道就因为我们是植物吗。” “为何不善待植物,我们也是生灵。” “歧视,这是歧视,我们不服!不服呀。” 躲过一劫的植物都在咆哮,当然,它们不敢杀向老者?#32422;?#32511;山,会被杀掉的。此时,不管是如意宗的山头还是神秘的老者,都像是凶狠的魔头,不能靠近。 “种?#27493;?#30340;人,老头一定是种?#27493;?#30340;人!”七里香道,“可他是谁,我怎么想不起有他这样的人。” “他也是界主的棋子吗,界主留在地池的棋子?”宝蛋叔吼道,“界主到底还有多少暗棋,可恶,老夫究竟算什么。”苦涩,宝蛋叔感到很苦涩。 我要重新审视界主了,当然,我与他的基情不变,还在的。无衣剑客心道,只是一连串的异变,让年轻的剑客心里起了涟漪,有了别样的心思。人都是善变的,不管是男人,还是女人。而像界主那样高高在上的人,更是善变! 若不知变通,怎能做到界主一?#22467;?#24590;能服众,怎能拥有一?#23567;? “绿山,血如意,老头,有趣,实在是有趣。”无衣剑客挥一挥剑,斩去心中的万千思绪,“想要?#24597;?#25105;的心思,老头,你还差些。不如去死好了。” 嗤! 一道紫色的剑气劈向了站在绿山之前的老者。 是无衣剑客出手了,因为他要杀掉老者,不让心魔再生。 “小?#19968;錚?#23433;静些。”老者道,他抬了下手,登时,无形的风绞住了那道紫色的剑气,并将它给炼化了。 “我与绿阳真人还是见过面的。”老者忽然又道。 轰! 在场诸人全都惊到了,因为那老头说他与绿阳真人,如意宗的开山创派之人是同一个时代的人。
    隐藏
    幸运农场中奖助手
    <input id="kuuik"><label id="kuuik"></label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kuuik"><label id="kuuik"></label></input>